加快建设面向东盟的金融开放措施(面向东盟的金融开放门户若干措施)

DDX 33 0

原标题:以金融高水平开放以金融高水平开放服务面向东盟的“两个总部基地”建设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加快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扩大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两个高标准自贸协定中,东南亚国家分别占到缔约国的66%和36%,具有重要影响力。2022年底召开的海南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利用海南自由贸易港区位优势、政策优势,打造中国企业进入东盟的总部基地和东盟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总部基地。海南需要发挥自贸港高度开放的制度优势,以金融高水平开放,推动深化海南与东南亚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合作,打造面向东盟的开放门户,在中国构建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中发挥重要作用。

打造面向东南亚的开放门户需要金融高水平开放

中国与东盟经贸合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在贸易方面,2020—2021年中国与东盟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2022年前11个月中国东盟双边贸易总值为5.89万亿元,增长15.5%,占我国外贸总值的15.4%。在直接投资方面,2021年,中国来自东盟和对东盟的直接投资分别为105.8亿美元和197.3亿美元,分别增长33%和22.8%。

面向东南亚是海南自贸港开放的重要方向。《中共中央 **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指出“把海南打造成为我国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要求“增强区域辐射带动作用”,“加强与东南亚国家交流合作”。海南省第八次党代会提出“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的合作,成为国内企业走出国门、外商外资进入中国市场的重要门户”。

打造国内国际双循环重要交汇点,需要发展总部经济。《总体方案》指出,“深化对内对外开放,吸引跨国公司设立区域总部”。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作为全球领先的自贸港,总部经济非常发达。海南自贸港打造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交汇点,打造中国企业进入东盟的总部基地和东盟企业进入中国的总部基地,是基于区位优势、政策优势、制度优势的必然之选。

发挥面向东南亚的门户作用需要金融服务支持。服务贸易投资自由便利是海南金融开放的基本要求。贸易流、投资流的双向流动,尤其是总部经济的发展,背后是资金的流动与集聚,需要高水平的金融开放作为支撑。

海南金融开放要围绕人民币国际化。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在金融市场规模偏小的情况下,海南金融开放只有服务国家开放大局才能借力借势、有所作为。要围绕人民币国际化战略,推动落实自贸港金融开放政策,以制度型开放拓展海南金融发展新空间,促进人民币在东南亚国家的使用和海南与东盟经贸合作的良性循环。

海南金融高水平开放需要建立完善五个市场

建立和完善离岸人民币市场,解决的是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问题。贸易和投资自由便利需要以资金流动自由便利为支撑。海南自贸港建设以来,外汇管理改革创新政策持续出台,跨境贸易结算和投资的便利化程度不断提高,但对标中国香港、新加坡等自贸港还存在差距。《总体方案》明确要求“构建多功能自由贸易账户体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南自由贸易港法》提出“可以通过指定账户或者在特定区域经营离岸金融业务”。海南需要加快政策落地,实现跨境资金流动“一线放开”,融入离岸人民币市场,提高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程度。

建立和完善跨境信贷市场,解决的是融资问题。贸易投资活动离不开融资支持。当前境内企业境外融资、境内银行发放境外贷款有了比较完善的政策框架,特别是鼓励开展人民币跨境贷款,目前的主要问题是达到一定规模、有能力运用跨境融资政策的市场主体相对较少。未来随着海南东盟经贸合作的推进,尤其是投资的扩大和区域总部的建立,跨境融资的政策效应有望得到更好发挥。

建立和完善外汇交易市场,解决的是外汇风险管理问题。跨境资金流动、跨境融资发放将产生货币兑换需求和汇率风险管理问题。目前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只有人民币对新加坡元、马来西亚林吉特、泰铢等三种货币的直接报价。需要结合海南与东南亚各国的贸易和投资的需求,研究人民币与东南亚各国货币的兑换和汇率风险管理问题。

建立和完善跨境资产管理市场,解决的是资本市场的投资通道问题。随着经贸合作往来的增加,金融投资需求将随之产生,尤其是区域总部在资金归集后,往往会有部分富余资金可以用于资本市场投资。2021年3月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意见,给予海南全国独有的跨境资产管理试点政策,支持境外投资者投资海南自贸港内金融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等资产管理产品。这将在海南形成境内唯一的面向境外投资者的人民币资产管理市场,对于东南亚企业将有较大吸引力。

建立和完善区域性债券市场,解决的是直接融资的问题。随着经贸合作深化,企业融资需求不断增大。《总体方案》提出2035年前“最终实现海南自由贸易港非金融企业外债项下完全可兑换”目标,包括债券项下的完全可兑换,蕴含建立区域性债券市场的潜在机遇。海南需要前瞻开展以人民币为主、面向东南亚的区域性债券市场的可行性研究。发展债券市场需要更多配套, 比如投资银行、评级机构、登记结算公司等,难度更大,但是这是具有重大意义的金融开放突破点。

以多层次合作深化海南与东南亚的金融联系

深化货币层面的合作。金融服务面向东南亚的开放门户,需要以人民币为主导。2021年中国与东盟人民币跨境收付4.81万亿元,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在东盟10国落地,中国与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印尼、老挝等5国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总额约8000亿元,与柬埔寨签署双边本币合作协议,与印尼启动了本币结算框架协议,人民币在东盟地区使用的制度安排得到实质推进。

深化监管层面的合作。东南亚各国的金融市场规模、发展水平、监管制度、开放程度、风险状况各不相同,贸易和投资的风险往往体现在金融风险上,金融风险防范需要主动“走出去”,加强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监管沟通和合作,为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

深化市场层面的合作。主要是加强境内外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比如,广西建立了人民币对东盟国家货币的银行间区域交易市场,已经完成了多笔人民币对越南盾、泰铢、柬埔寨瑞尔的银行间交易,实现破冰。建议借鉴广西经验,借助海南自贸港的高水平开放优势,研究突破措施。

(王方宏,海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银行海南金融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